字体大小:T T T

行业资讯

药店并购下半场

发表于:2018-06-19 13:29  浏览次数:

    资本正在成为推动我国药品零售市场发展的重要力量,药品零售业也成了各路资本疯狂追逐的“风口”,在资本的强力推动下,我国药店并购正在加速进入“下半场”,而标志性事件是2017年11月30日全球最大的医药保健企业沃博联的全资子公司沃博联(香港)以276670万元人民币认购国药集团一致药业下属公司国大药房40%的股权,一举成为国大药房的“二股东”。
 
    “风口之上,猪也会飞。”在药店并购的下半场,由于资本的深度介入,市场各方的利益诉求,竞争形势的日益严峻……药店生态会有一些细微或明显的变化,这些变化反过来也会影响药店并购的进展以及整个行业的发展。
 
    并购大战复盘
 
    截至现阶段,我国药店并购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个案并购阶段,也是并购理念逐渐得到普及和推广的阶段。这一阶段的操盘手主要是以国药控股、上海医药等为代表的国有医药流通企业,并购主要发生在2014年之前。这些国有药品流通巨头依靠资金、品牌、资源等优势开疆拓土,在全国率先成长起来,也奠定了自己作为全国性药店的基础。
 
    并购第二阶段是发生在2015-2016年间的“布局式并购”。最典型事件是2014年7月云南鸿翔一心堂上市后,当年年底对海南广安堂100%股权的收购。这次收购的典型意义在于一心堂在药店并购上的战略眼光:并购目标优先,布局选址优先,通过并购实现前瞻性、卡位性选址布局,既实现了自身规模实力的超常规提高,也将竞争对手排斥在竞争圈之外,可以说一箭双雕;这次并购金额高达40002万元以上,算得上是大手笔。此后益丰连锁、老百姓先后上市,其一开始的并购也大多是这一思路。
 
    2017年后第三阶段的并购,在选址布局上已错失先机,但并购目标、标的遴选等还大有文章可做。并购方更多地把并购目标,放到提升自身规模与实力上,这一阶段的并购可以称之为“增肥式并购”。
 
    2017年药店并购特点
 
    2017年药店圈重大事件之一是大参林IPO并上市。大参林只用了三个多月就完成了其他企业长达三四年的坎坷上市路,不仅创造了医药行业IPO的“大参林速度”,为其他药店树立了发展的新标杆,也是药品零售业发展日益规范、前景向好的一种反映。挂牌上市后不久,大参林就拿出了药店上市后的“标准动作”——并购,实现了跻身上市药店板块与并购军团的华丽转身。
 
    并购军团实力增强,“八仙过海、各显神通”。2017年药店并购呈明显加速之势,除了4家上市药店在并购力度、频次、并购额等方面持续加力以外,准备上市药店、区域龙头药店等纷纷加入并购军团,有一些不为业内熟知的药店的并购动作还非常凶猛。
 
    产业资本是药店并购的核心力量。产业资本主要包括两大来源:上市药店资本、医药工业资本。前者以一心堂、老百姓等为代表,后者以白云山等医药工业企业为代表。产业资本与投资资本最大的区别在于产业资本对于行业了解透,有丰富的行业经验,构成产业链上下游关系,并购后可以形成产业协同等。对并购方来说,产业资本也是最受欢迎的并购对象。
 
    投资资本逐渐成为并购主力。投资资本纷纷深度介入药店重组,力图通过并购分享我国药品零售业高速成长的红利,是2017年的新变化。高瓴系资本、华泰系资本、大摩系资本、基石系资本、海汇商业资本、正和祥系资本、弘毅系资本等是药店并购的主力。其特点是实力雄厚,拥有充足的可调配资源,在规模、影响力、敏锐性等方面堪称顶级,如正在大举进军广东、有望让广东药品零售市场“变天”的高瓴系资本,近期异常活跃。投资资本比产业资本更注重投资回报,以财务投资居多。
 
    并购标的估值不断攀升,增加并购成本。随着各路资本的加入,具备一定竞争力的药店待价而“被并购”,药店的单店估值、PE等随之水涨船高。2015年4月一心堂上市后第一次出手收购海南广安堂100%股权、205家门店的耗费是40002万元,平均单店195万元;2017年12月底老百姓以11730万元收购江苏新普泽大药房51%股权、60家门店,即药店单店平均估值高达383万元,几乎翻了一番。
 
    并购风险开始显现。在监管越来越严格的背景下,不讲战略战术、不计成本的并购以及估值大幅提升等,带来的是并购风险集聚并逐渐显现;药店管理、人才、监督考核等跟不上,企业文化缺乏约束力等等,加剧了并购整合风险。2018年3月底,某上市药店并购的子公司发生违规刷医保卡事件其实就是并购整合不力、管理失控的后果。
 
    下一步并购的看点与重点
 
    经过个案并购、布局式并购、增肥式并购等阶段之后,我国药店并购将进入新的阶段,不妨称之为“填平补齐式并购”。
 
    填平补齐阶段,药店并购的重点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药店通过并购补足经营短板,尤其是在新经营业态、营销能力、创新能力、盈利水平等方面进行系统化完善,也是着眼于未来的转型升级,第二,药店尤其是并购后发药店,根据自身战略及经营实际,对全行业布局、同行经营状况等进行梳理、筛选,一方面可以从空白地带、薄弱环节等处发现商机,另一方面也可对看好的并购标的进行调查、洽谈等。第三,对多次并购的上市药店及其他“并购专业户”来说,需要对已经完成的并购进行总结与评估,发现问题、及时纠正,尤其是对既定的并购战略进行修正调整,消除并购风险、避免“黑天鹅”事件等等。
 
    填平补齐阶段,药店并购不如布局式并购关键,不如增肥式并购见效快,但同样不乏精彩看点:
 
    1
 
    并购迅速席卷空白地带,连锁率低、提升潜力大的地区、区域将是首选。如新模式与新业态突出、药品零售业发达的改革前沿广东省的各家药店,近期正成为并购资本追逐的猎物。
 
    2
 
    区域龙头并购区域龙头,甚至上市药店并购另一家上市药店或可发生。目前药店并购的速度、力度都在加快,益丰连锁已公告停牌筹划对河北新兴药房进行并购,这是好的苗头与趋势,这种层次的并购,能有力提升我国药店业的经营与发展水平。随着时间推移、并购深化,不排除有上市药店之间进行并购、联合、合作等情况出现。
 
    3
 
    并购冷门地区“硬骨头”有人啃。这些地区包括新疆、青海等大西北地区,东三省等。由于资本、产业、人才等严重外流,东三省的药品零售业不可避免受到一定影响。目前除唐人医药有意向东三省发展并开展并购合作外,其他上市药店、区域龙头等尚持观望态度。
 
    4
 
    并购风险能否得到有效管控,并有力促进药店发展。这是药店并购支持者所担心的,也是今后并购最重要的看点所在。各药店应加强自律,行业协会应加强他律与指导,主管部门则应切实履行监管责任。
 
    5
 
    药品零售业政策支持与环境趋暖何时出现拐点?近期内,政策暖风料将得以延续,药店并购仍有利可图。有人担心“现在的药店业像以前的房地产将被国家调控”是不必要的,药品零售业继续得到国家支持扶持是大概率事件,尤其是随着“健康中国30规划”临近,药品零售业的地位将得到重视,短期内不会像房地产行业一样成为政策重点调控与打压对象。
 
    6
 
    药店并购“洋老虎”将发挥多大作用?沃博联(香港)以人民币276670万元的价格收购国大药房40%股权、成为国大药房“二股东”绝对是标志性事件——药店并购的“洋老虎”已经来了。随着政策的进一步放开,更多“洋药店”成为更多国内药店的控股股东,甚至成为我国药品零售业的一股有生力量。与“洋老虎”共舞,在应对跨国巨头竞争的同时实现自身更好发展,是对国内药店的严峻考验。
 
    2017年我国药店连锁率达到50.44%、首次超过50%,但与美国前三强占全美药品零售市场80%的局面相比,我国药品零售市场的潜力与空间很大。作为做大做强的重要途径、提高产业集中度的主要方式,药店并购永远不会过时。但这不表明“后并购时代”不会到来。在“后并购时代”到来前,药店并购会否失控,谁是第一家被并购这一“不可承受之轻”压倒?……这是药店并购下半场留给我们的最大悬念,也是对我国药店业持续健康快速发展面临的重大考验。

文 逄增志
转载请注明作者与来自第一药店财智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Copyright © 2013-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hayao 黑ICP备14002837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黑)-非经营性-2017-0009 黑公网安备 23010202010049号